最美据守!1所校园,1位教师,3名学生!江西这一幕令人动容……

最美据守!1所校园,1位教师,3名学生!江西这一幕令人动容……
一所校园,一间教室一个教师,三个学生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……只要一个教师你见过吗查冬萍和她的三个学生 詹东华 摄  三个学生的教室显得分外空荡,三个学生的状况就因其间一人耳聋显得分外特别,三个学生的年级跨过起伏显得分外宽:低的学前班,高的三年级,三个学生所学的讲义显得分外多而杂,那么多不同科目,一个教师。你又见过吗?孩子们在校园中 詹东华 摄  麻雀虽小,却五脏俱全。江西省婺源县浙源乡周家山小学,便是这么一个很小很小的麻雀。但是,这一麻雀式的小学曾因条件艰苦吴教师自愿前往,差点让嗷嗷待哺的零散几只雏鸟数去罗致常识养分的时机。幸而遇上了查冬萍教师,遇上了一个乐意为雏鸟搭窝贡献爱的好教师。詹东华 摄  查冬萍教师,一名95后村庄女教师,自2013年师范毕业后,就一向坚守在村庄,一个江西省婺源县边境的偏远小村庄——浙源乡周家山村,做了一名一般的小山村代课教师。她,没有轰轰烈烈的先进事迹,也没有催人泪下的动听故事,有的仅仅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坚持。詹东华 摄  查教师家住婺源县浙源乡庐坑岭,从家里到周家山有二十多里,路途高低,不通班车。她每周只能骑着助力车,来到校园。通往校园的盘山公路弯曲弯曲,适逢雨天还会碎石滚落,泥泞不堪,隐藏风险。但这一点点没有影响查教师的作业热心,山里的冬季有时风很大,有时雾又浓,气温十分冷。尽管如此,查教师也坚持出满勤,从不迟到早退。詹东华 摄  上一年冬季的一个清晨,云雾迷蒙,查教师在去校园的途中不幸发作事故,满脸血迹,身上多处擦伤,四肢肌肉拉伤,动弹不得,恰逢好心人协助,才进医院救治。出院后没有康复,查教师心里惦记着那三个学生,就匆促赶到校园。一进讲堂,她看到孩子充溢等待的幼嫩目光,就早已忘了自己身上的痛苦,露出了浅笑。詹东华 摄  小超是查教师三个学生中的一个特别者,他先天性听力妨碍,与人沟通总会花上许多时刻。这样,查教师的多级复式教育就变得愈加杂乱、愈加困难。本来一个很简单的问题,总是要和小超说上无数次,才干逐渐有作用。面临这么个特别者,查教师从未抛弃过,总是以更多的仔细、耐性和爱心,换来小超的知己、家长的安心和定心。粗陋的粉笔盒 詹东华摄  日常的教育被组织在上午,除了理论常识,查冬萍更重视孩子们的全面发展。在下午,查教师则会让孩子们打打篮球,教他们歌唱、画画,有时也会带着他们帮家长们干农活。詹东华摄  山里的条件真的十分艰苦。没有菜店,查教师每周一从浙源乡中心所在地的菜店里买一些菜,有必要吃上一周,才换新鲜菜。有时作业忙,正午来不及烧菜,她便只冲一包紫菜汤下饭。詹东华摄  下午四点放学,孩子们回家了,查教师就独自一人待在校园,真的是“好山好水好无聊”。孤单感如周围幽静的大山,静静横亘她的心口。  “我的家人有时候也不太了解我的做法。”谈及家人时,查冬萍一度有些呜咽。从前与查冬萍一同念书的同学们,现在都有了自己的作业,“有时也会看看她们的朋友圈,感觉仍是挺光鲜亮丽的。詹东华摄  山中条件的艰苦、家人的不了解、其他同龄人的光鲜亮丽……有无数个理由让查冬萍抛弃,但是对孩子们的酷爱与责任心,足以成为让查冬萍留下来的理由。查冬萍也曾在无数个深夜有过辞去职务的想法,但第二天早上,她一进教室看到孩子们那纯真的笑脸,听到甜甜的声响,就又有坚决留下来的决计。詹东华摄  山里的夜晚分外绵长,在这儿查教师自学了素描。每天放学后,查教师总会坐在教室门口画素描。一幅幅著作,展现了村庄香甜的地步,透出一个村庄年青女教师的育人坚持。詹东华摄  由于喜爱,所以挑选;由于酷爱,所以坚持。这是查教师的座右铭,也是让她延续下去的动力。只要一个教师的教育点,只要师生四个人的多级复式授课场景,犹如一粒细小的珍珠,深埋大山的褶皱里,不是亲眼所见,你真的很难会觅到,真的很难信任,这便是查教师演绎的人生!詹东华摄  说实话,山角落里的日子是孤单的,是一般年青人难承受的。但是查教师说,能克服的都不算困难。她乐意待在这大山里,是由于真的喜爱这儿的孩子——想陪着他们,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,一点点前进。陪同是最质朴的表白,查教师幼时也曾是个留守儿童,现在她陪同他们,也算是自己对家园的表白吧。  查冬萍教师就这样在这座大山里,静静贡献着自己的芳华。她就像大山里的一道微光,照亮孩子们逐渐走出大山。最好的年岁,留在大山最美的芳华,献给了最心爱的孩子为她点赞!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